RachelPeachT

杂食 胃口奇佳 脑洞飞出宇宙奈何手速跟不上节奏

啊太好听了吧这首

好想写文

“…我被咬的时候还很小。”

桌子对面的张东雨执着地把鼻尖埋到盘子里细细挑拣他不爱吃的紫甘蓝丝,南优贤一边攥着刀叉一下一下把牛排戳得稀烂一边放眼虚空双目朦胧。童年往事不堪回首,正如此时自己那份根本不满三分熟的牛排,汁水丰腴又喷发着令人大倒胃口的腥气,颤颤巍巍的肉丁好似被泼了血色的墨。

点餐时其实他很想问问能否来一大块生牛肉的。幸好没有这么做,他想,眼角瞥见路过的女服务生脸上大写加粗的惊恐,她正摆动纤细腰肢尽可能地远离他们那一桌,玫红色的嘴唇抿成一条将近消失的虚线,好像他是哪里来的怪物,随时会生出獠牙喷溅毒汁,杀伤力值max的那种。

事实上他也和怪物差不多。


————————————————

悄悄扔一个开头🌚

(迅速溜走)

第70天

我看到太阳升起

疲倦的一天 要靠猫猫治愈

(猫:慵懒😂)

七彩云 第一次见

(我希望你会有好消息)

洗完澡突然想到了《狩猎》,那个影片结尾让我脊背发凉。

刚刚搜索的时候看到这张台词截图,怎么说呢,我总是对很多事情失去信心,鸡汤也喝不下去,没有人的一生会一帆风顺的。

所以我,我就愿你逢凶化吉,道路两旁的魑魅魍魉最后都能销声匿迹。哪怕只是一粒小石子,我都愿它不会硌痛你脚底。

一树梨花压海棠【鲑鱼】03



CH.3

“不要看我。”

路边的敞亮橱窗印照出自己--头发是早晨不情不愿被催促起来支楞的毛躁,像一根根尖得过分的枯草剑指穹顶,憋着好大一股劲儿似的。微抬的下巴鼻尖透着青春期莫名浮动的矜傲,然而永远跟不上生长节奏吊起的那截裤脚、肿胀得似乎一戳即破的脸颊又让他那个硬装出来的虚势外壳窘迫得捉襟见肘。

“都说了不要看我。”

现在金圣圭转身朝自己走来了,对方每迈一步,他刚刚那股汹汹气势就弱了一分,最后那个“我”字就像在嘴里嚼了千百遍,软烂得无色无味,渐渐溜进喉咙里。

怎么还是没他高呢,明明自己每天睡前记着喝牛奶了,举着玻璃杯咕咚咕咚吞咽得如此虔诚,堪比山脚下磕头行进的僧徒。

“你…”
眼前人看着自己微微低头,从未追上的身高差让他暗暗气馁,恨不得即刻踩上金圣圭锃亮的皮鞋摩挲着对方鼻梁来一场他梦寐以求的、“成人间”的对话,最好是漫不经心的,语笑晏晏间又电光火石惊心动魄的。

“你刚拔完智齿,脸肿是正常的。”金圣圭揉揉他的头顶,于是他心里那个即将炸裂的气球又瘪了,无声无息的。

“走吧,宝拉说请我们吃饭。”

“我又吃不了什么……”他嘟嘟囔囔口齿不清地抱怨,金圣圭仍是眉眼弯弯挂着拿他没办法的笑,“茶餐厅总归是有粥给你喝的。”

***

“长大啦,都拔智齿了嘛。”

尹宝拉笑眯眯地对他左右端详,前些日子刚做的指甲在她纤长指尖熠熠生辉,轻轻拂过自己尚未完全褪去婴儿肥的双颊又是闪避不及的痒。

“他都这么大了你还揪他脸玩。”

金圣圭坐在对面挽起袖口盛粥,他便坐正身子翘首以盼。热气腾腾的山药粥勾起饥肠辘辘,然而桌子中央插着浓艳芍药的透亮瓶身折弯了头顶吊灯绰绰的光,衬得金圣圭动作间那无微不至的一瞥越发粼粼,自己那蠢蠢欲动的心跳又勾勒出迫不及待的雏形。

记忆里这家餐厅他小时候是来过的,不过他和金圣圭都颇有默契地对那一场场陈年旧事保持缄默。

也是,那时候多丢人啊,他边小口啜饮着烫粥边盯着男人下巴上从剃须刀下侥幸逃脱的微青胡茬愣愣出神。

“我不要!不要新妈妈!我只想……”

家里安排的相亲实在是接踵而来得难以推脱,年幼的自己对各个陌生女子煞有介事地板起又小又圆的面孔。怒目而视是最轻微的威慑,哪怕金圣圭的嘴角只露出一丁点儿绯红弧度来,他便使出杀手锏--当然是哭,无理取闹又是真情实感的肝肠寸断,断断续续还能吹出滑稽至极的鼻涕泡。

好像金圣圭从未对被娇纵得无法无天的自己发过脾气,面对自己的汹涌泪意眉梢向来是纹丝不动,只是把他搂进怀里柔声哄着。

“我们优贤不喜欢的,我也不喜欢。”
在每一次筋疲力尽掀翻屋顶的哭闹之后,在每一场雨过天晴息事宁人的梦境之前,金圣圭永远是这一句,不知是无可奈何的心软迁就还是掷地有声的隽永许诺。

也许他本来就不喜欢那些女人,无非是借着自己顺水推舟。

但是有没有,有没有一丝可能,他和自己心意相通呢。

他从副驾驶座上细细窥探着男人侧脸,绿灯亮起车子缓缓前行,他却停滞在空中头晕目眩,袖管里全部穿透疾驰而过的风。

***

“下周末是不是要家长会了?”

“嗯……”

“听你口气,好像这段时间表现得不怎么样。”金圣圭似笑非笑地随着他窝进沙发。

“才没有!”南优贤挺直腰板高声抗议,又把两只没穿袜子的脚挪到金圣圭膝盖来来回回地摩挲。

“把袜子穿好。”

“你不懂。”南优贤翘着下巴装出吊儿郎当的不谙世事,“我这是在勾引你呢。”

“又胡闹什么。”嘴上那么说着,金圣圭面上却无半分愠色,眼里笑意好像滂沱大雨后的丰盈湖泊。

“金圣圭。”他捡了颗果盘里的樱桃放进嘴里慢条斯理地咀嚼吞咽,“你会不会用舌头给樱桃梗打结啊。”

真是老套至极。他心想。

他又叼了颗樱桃钻进金圣圭怀里寻了个舒服姿势靠着,像两只凛冬里取暖的动物。

“听说会那样打结的人吻技都很棒。”

自己鬼鬼祟祟的试探并未得到回应,连他预料中最不济的那句“从哪儿听来这么多胡话”都捞不到。

“好吧。”他叹了口气,“反正我是不会。”

他思忖自己的耳尖一定是燃起熊熊大火了,便扭着身子想钻进卧室把这一页无理数的尴尬当作翻篇。

“那我教你吧。”

话音未落他的手臂和下颏便受了猝不及防的钳制,金圣圭的面孔在眼前无限放大,舌尖滑入口腔大力翻搅,樱桃甜美的汁液在两人相依相偎的唇齿间纷纷爆裂。

骗人,他也不会打结嘛。

南优贤被吻得迷迷糊糊,脑子清醒又混沌,金圣圭浆洗平整的衬衫一角在他手里攥得皱皱巴巴。

窗外五月的风旖旎攀过蔷薇丛间的余裕,南优贤在空中徐徐降落,踏过不可说的泥泞心事飘然而至,迎接第一缕料峭晨光。

这是他的初吻。



一一一一一一一

填坑路漫漫_(:3」∠)_









我去得太迟 。

高楼巍峨,门口早已聚满乌泱泱的人群。发烫的狂喜像一条条漏网之鱼,密不透风里也撕了口子。我高兴起来,被各个陌生的头顶拥着往前走去。

眼下坐在楼梯一角东张西望,身子底下的地砖早就凉透了。

我还不想走呢。

flag

手速太慢 简直是在和时间赛跑

之前盲狙就是上海卷 现在看来这题目和目前情况也挺符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