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helPeachT

杂食 胃口奇佳 脑洞飞出宇宙奈何手速跟不上节奏

Lucky【鲑鱼】(短篇完结)



摁掉兀自喧嚣不停的闹钟,睡眼惺忪地顶着乱发吐掉牙膏沫,迷迷糊糊地摸着下巴上新冒出来的胡茬套上鞋子。
嚼着三角紫菜包饭出门的金圣圭并没有觉得这一天和以往的任何一天有什么不同。

依然是平平淡淡、毫无波澜的——

“哥!”

早上的练习室里总是祥和静谧的,就算是平时吵闹声足以把屋顶掀翻的几人也纷纷顶着要么油光发亮的肿脸要么没精打彩的素颜睁着无神的眼睛或站或坐,因此在看到金明洙打了满满鸡血似的用堪称亢奋的大嗓门招呼着自己时,金圣圭是有一点惊讶的。

“哥!”金明洙又叫了一声,带着金圣圭尚处于混沌状态的昏沉大脑完全理解不了的满面笑容,脸上堆起让人无法直视的条条褶子,“我有个好东西要给你!”他把金圣圭拉到角落,献宝一样地从黑色大包里掏出一个金色小盒子。

金圣圭这才稍微清醒了一些,之前意兴阑珊缺乏生机的面孔上浮现出欣慰微笑。
嗯,还想着给自己小礼物,不枉他平日里这么疼爱这个弟弟。

“Fe…什么?”金圣圭看着掌心里黄澄澄的小瓶子一头雾水。
“是Felix Felicis。”金明洙抑扬顿挫地纠正了他的发音,“哥,你看过《哈利·波特》吗?”
“诶?”

“幸运药水?”金圣圭简直要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嗯嗯,就是《哈利·波特》里面的那个,也叫福灵剂,”金明洙手舞足蹈地向他说明,以往晨间经常起床气发作的L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傻兮兮的明洙,“哥,喝了这个药水,你无论想做什么事都会畅通无阻,某个fan送给我的,我特意拿来给你。”

“哦…嗯。”金圣圭心想,如果现在有镜子照一照自己的脸,他的表情肯定很一言难尽。

若给他这个的是李成种,他会觉得果然自家的忙内就算长大了也依然是可爱的忙内,再揉一揉对方的头发;若是李成烈,他会当作又一个无聊透顶的恶作剧,附赠白眼一枚。

然而面前猫相少年黑曜石一般乌亮的眸子眼巴巴地盯着他,翘起的薄唇和深陷的酒窝无一不显示着“快表扬我”
四个大字,身为门面头号脑残粉的金圣圭不得不把满腹的吐槽和怀疑咽了回去,“那个…明洙呀,我拿这个,额,药水,也没什么用啊…”

“哥,”金明洙笑意更深,犹如偷吃到鲜嫩活鱼的猫咪,脸颊上那个酒窝像是纯白的奶酪布丁被小勺挖了一口似的颤颤巍巍地晃悠,“你可以对优贤哥用呀。”

“什…说什么呢,”金圣圭心中地下室的宝箱被猝不及防地掀开,他像葛朗台一样堂皇失措地伸长双臂想要遮住自己都吝惜于观赏的宝物,“我对优贤用什么啊…”

“诶咦哥…”金明洙没有理会他结结巴巴胡言乱语的各种辩解,又递给他一个了然于胸的眼神,“我是支持哥的,fighting!”

他眼角瞥见李成烈扶着腰皱眉,拍了拍金圣圭的肩膀后便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过去替对方手法娴熟地揉捏按摩,留金圣圭一个人金鱼似的张着嘴愣在原地。

所以,主人公喝了幸运药水,听从药水赋予内心的吩咐,披上隐形斗篷参加了一只巨型蜘蛛的葬礼,然后顺利搞到了之前魔药课教授死不松口的记忆…?
这都是什么啊…?

金圣圭捏着手机快速浏览了《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里的那段描写,脑子里嗡嗡作响,混乱得像是成百上千的蜜蜂和飞蝇在耳边兴致高涨地跳着华尔兹。

不是,这是魔幻小说里的东西呀,怎么看都不会在现实世界奏效啊……
话说回来,为什么现实世界会有这个啊……

“圭哥。”
南优贤懒洋洋地朝他走来,一边走还一边用手捂住了一个大哈欠。平日里眸光流转间总蕴含着清浅笑意的桃花眼湿漉漉的,像是熹微晨光下晶莹剔透的露珠一样滴落在他心尖。

此刻金圣圭是真正清醒了,南优贤就是吹散他脑内迷雾的那阵凉爽清风,他微眯着眼睛注视着对方因为困倦而幼犬般无辜下垂的眼角和鼻尖上宛如揉面团时不小心按压似的小小凹痕,嘴角绽开了柔和的笑,心里觉得喜欢极了。

额头和锁骨那两处点墨般的黑痣,他喜欢。
最近长了肉像发酵馒头似的蓬松绵软的面颊,他喜欢。
半阖着眼帘懵懵懂懂又带点儿稚气向自己靠近的样子,他也喜欢。

“圭哥,你看什么呢?”
南优贤好奇的询问打断了金圣圭的痴汉视角,他收起手机匆忙转移话题,“没什么,你吃早饭了吗?”

他转移话题的技术不怎么高明,不过好在南优贤并没有李成烈那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执着心态,对方放声歌唱时略带哭腔的醇厚嗓音大概是因为没完全睡醒的缘故,半沙哑着慵懒拖沓地绵延逶迤,句尾又勾引似的微微上扬,“还没呢,准备练完了休息的时候去买点东西吃…”

“诶咦…”金圣圭的眉毛耷拉成了八字形状,然而南优贤只是站在他面前鼻尖翘翘的眼神无辜又轻软,好像某种小狗狗淘气捣蛋了却歪着脑袋不自知,他未出口的责备又偃旗息鼓了。

他总归是拿南优贤一点办法也没有的。
“给。”他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温气尚存的三角饭团,“不知道自己胃不好么还总不吃早饭你这坏习惯得改一改…”

饭团在他过来的一路上被压扁成了某种滑稽可笑的饼状,他不由得有点儿发窘。不过南优贤毫不在意,依旧低垂着眸子捻着指尖轻轻扯开了外面那层塑料包装。

“以后一定要按时吃早饭啊…”金圣圭嗓音柔和的絮絮叨叨渐渐化成了某种喃喃自语在空气里飘散开来,他知道身边这个腮帮子满满当当像储粮过冬的松鼠般的小混蛋又把他的话当成耳旁风了。

算了,反正自己总是会给他备着吃的。
虽然这个小傻瓜对此一无所知。

“谢谢圭哥。”这傻小子眼睛弯成两轮新月对他笑得娇憨又乖巧,是他最喜欢的、也是能让他美得冒泡儿甜得上天的笑容。
而且是只对他一个人露出的笑容。

“嗯,快吃吧。”他控制着不听话的嘴角避免让自己笑得过于傻里傻气,又克制了想摸摸眼前这个毛茸茸脑袋的蠢蠢欲动的双手。

南优贤吃个饭团并没有什么好看的,但他就是着迷似的盯了许久。他静静注视着对方拧开矿泉水瓶仰起线条迷人的硬朗下颚喉结上下滚动,莫名觉得自己也开始口干舌燥。

“嗯?”
南优贤突然停下动作转头看着他,金圣圭有些慌乱地避开对方带着少许探究的视线,像是某种欲盖弥彰。

“圭哥你要喝吗?”

他记得14年的团综里南优贤因为擅长看眼色得到了“南敏俊”的外号,然而事实上南优贤在镜头外并非那个玲珑剔透到近乎狡黠的操练王,对方在两人独处时表现出来更多的是一派让人咂舌的纯真无念,经常软呼呼地瞧着他目光澄澈。

就像现在这样。

“嗯…嗯。”金圣圭心猿意马地接过矿泉水瓶,在之前那么多场演出中他们二人并不是没喝过同一瓶水,但一想到南优贤离开瓶口时水光亮泽的丰润嘴唇他心里黑黝黝的一角就燃起了熊熊大火。

还没开始练习,他却觉得自己每个毛孔都透出蒸腾的袅袅热气了。

***

“现在是武林自由杯最差者弹额头对决。”
“虽然篮球打得不好但不会放弃的!”
金圣圭和李成烈咋咋呼呼地在v app直播上模仿着忙内的名言。

这是末放的前一天。
回归期间金圣圭几乎没有在行程之外见到南优贤,眼下他朝思暮想的人正拿着经纪人的手机望着他咯咯直笑犹如啄米的小鸡仔,他心里悸动得像是盛夏日光中被大力摇晃过的汽水瓶,串串气泡咕嘟咕嘟来势汹汹,快要溢出喉咙。

他伸着手臂在抱着球的南优贤面前猴子似的蹦跳,简直和课堂里偷偷拽住心仪女孩辫子的小学生并无二异。

“昂~让开~”南优贤皱着鼻子朝他嚷嚷,他嘴角的弧度更加顽劣了。

球意料之中地没进。
“那个大叔在干嘛呀?”南优贤拉长声调抱怨着,哼哼唧唧得很像小狗狗软绵绵的撒娇。

要是李成种叫他大叔,金圣圭大概早就一巴掌呼他后颈上了。

他看着南优贤微厚的下唇嘟起来像是有点儿赌气的样子,眼睛里却盈满促狭的笑意。

这小子。

他真的是拿南优贤一点办法也没有的。
在手机拍不到的地方他斜着眼睛朝那个没大没小的小混蛋嚷了一声“呀”,语调里不见丝毫威慑力,倒像是某种无可奈何的纵容。

“请做下结尾问候,圣圭xi。”
“各位,不要说着天气冷宅在家里…”

秋夜像漆黑的帷幕飘荡在他们周围,背后篮球场里亮如白昼的灯光倒是衬得面前举着手机的人星辰般光华璀璨。南优贤柔顺的黑发上映出一圈清辉,嘴角擒着浅笑。

明明是见过无数次的、再普通不过的清俊少年模样,他却像被蛊惑似的移不开眼。

就像天使一样,那一刹那金圣圭脑子里只有这么个俗套的比喻。

“不要宅在家…宅在家…啥呀……”
直播时面对意中人陷入遐想的结果就是自己拍着球舌头打结似的磕磕巴巴,南优贤体贴地替他补全了说辞。

“一起出来这样子运动怎么样?”像是要弥补刚刚的分神,他咧着嘴竖起手指声音洪亮。

“那么现在要结束直播了。”
“各位,如果有新想法的话,我们还会回来的。”

他绕到南优贤身旁搭着对方的肩膀,“喊武林篮球部吧,加油!”边说着边饱含私心地暗戳戳摩挲着对方裸露在衣袖外的手臂。

他知道南优贤的体温是一直比他高一些的,自己微凉的指尖触碰着对方夜风中温热依旧的肌肤缓缓游弋,好似某种漫不经心的挑逗,又如心照不宣的暗示。而南优贤站在一旁看着手机神色如常,像是人畜无害的乖顺小动物一样任由自己肆意妄为。

天知道这个夜晚他有多亢奋。

猎猎秋风从他身躯里浩浩荡荡地穿堂而过,但心底重新燃起的星星之火以燎原之势再次气势如虹地蔓延开来,他几乎闻到了烈焰翻滚着吞噬万物的烧焦气味。

太热了。

***

“哥,你药水喝过了吗?”

最后一天的人气歌谣待机室里金明洙再次把他拽到角落窃窃私语,金圣圭正转动着眼珠苦苦思索怎么才能不着痕迹地转移话题听起来又不会像敷衍了事,万幸李成烈的热烈呼唤拯救了他。

“明洙呀,你快来看看这个!”

那两人拿着手机笑得东倒西歪乐不可支,金圣圭一脸庆幸地坐在镜子跟前,身边的cody帮他补了补鼻翼两侧稍稍斑驳的粉底。

他从镜子里看着身后的南优贤,对方今天没有上发蜡做造型,黑发贴着脑袋像颗圆圆的栗子看着格外惹人怜爱,藏蓝色外套里的竖纹衣衫松松坠下,锁骨线条精致得像是巧夺天工。

是的,南优贤一直是这样的,可爱得自己恨不能拥他入怀捏他脸颊,同时又带着一缕妖孽好像诱人溺亡的海妖赛壬。

身后那人正抿着饱满的下唇紧紧盯着手机仿佛对周围一切置若罔闻,大概又在玩他钟爱的足球游戏了。

金圣圭在心底叹气,他想起之前音乐银行特辑的安可舞台,那次漫天飘飞洋洋洒洒的纸花下南优贤一身炽烈红衣笑靥如花,自己的目光在他身上驻足逡巡,对方却从未回过头给他一个眼神。

也许他真该试试药水的,明洙又不会害自己,他想。

***

就像之前在直播中说的,除了傲娇队长金圣圭,其他人都在末放舞台上模仿了忙内的掐脖子动作。开开心心拍了合照之后,金圣圭看着南优贤踮着脚勾着李成烈笑得没心没肺渐渐走远。金明洙凑到他身旁拍拍他手肘,“哥,记得用药水呀,很灵的啦。”

回到家后他拨弄着刘海在沙发上不停地站起又坐下,好像屁股底下长了刺似的。

就试试看吧,打歌结束了自己哪还有那么多机会见到他呢。

“喂,那个,优贤呐…一起吃饭吧…”
“嗯…那哥要过来吗…?”
手机那端的南优贤声音黏糊糊的带着点儿呆愣的鼻音,像是热牛奶冲泡开的麦片,软绵绵的又香又甜。

他在杯子里滴了两滴金色药水就着凉水一股脑儿地咽了下去,觉得自己很像个异想天开的傻瓜。

“我爱你。”
“真的,我真的爱……”

他傻乎乎地站在浴室里对着镜子练习告白说辞,伸着无处安放的胳膊嘴角僵硬。
自己这样就和领结系得紧紧的几乎勒着脖子、头发抹多了发胶显得油光裎亮的小男生没什么两样,就差歪着身子姿势怪异用力过猛地说“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真是傻到家了。他在心里狠狠地嫌弃自己。

去南优贤家的路上他感到药水逐渐发挥着作用,自己迈出的每一步都像踏在云端翩跹起舞,正如小说里所写的那样,指尖麻酥酥的,浑身轻飘飘的,他觉得自己无所不能,简直可以上天了。

然而这份自信在他站到南优贤家门口后又渐渐消失殆尽,按了门铃后他捏着卫衣上的两根绳子几乎要扭成一个形状尴尬的蝴蝶结。

门开了,他匆忙背着双手站直,很像一名等待老师批评的小学生。

不过对面那人显然也不比他自然到哪里去,南优贤上身是熨烫得浆直平整的衬衫,下身却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裤。

“…你有事要出门?”金圣圭忐忑不安地问,心里在叫嚣着,说好的畅通无阻一切顺利呢!

“啊?没…没有……”南优贤脸色微红像是秋日还没完全熟透的苹果,他嗫嚅着嘴唇在喉咙里发出混沌不清的模糊字眼,“哥先进来吧…”

***

行程结束之后总归是有点儿疲倦的,南优贤懒得做饭,金圣圭又厨艺不佳,或者说是根本没什么厨艺可言。

电视机里热火朝天的综艺节目他看得心不在焉,药水喋喋不休地在心灵深处对他咬着耳朵。

[说吧。]

茶几上摊着他们刚刚吃剩下的炸酱面塑料碗,鸡骨头在炸鸡盒子里凌乱地铺开,旁边几团擦过手又擦过嘴的纸巾油腻腻的。

在这种情况下表白,真是太糟糕了。

金圣圭忍不住去想象其他几个可亲可爱的队友知道了他这种打算会有什么反应。

唔,李成种会带着某种蜜汁微笑对他静静摇头;金明洙会飙着卡通音挥舞着双手和他列举一大堆自己看过的少女漫催促他去借鉴;李成烈会无视他小眼睛里释放的尴尬和羞赧哈哈大笑;张东雨会叹息着语重心长地为他加油;至于李浩沅么,呵呵…

话说回来两个同性idol出门来个浪漫约会烛光晚餐附加深情告白什么的也不切实际,像平日里那样全副武装地出门就已经大打折扣了,况且他自己也不是擅长搞event那套的人,他也不知道南优贤是否真的喜欢那种仪式感满满的……

不能再胡思乱想了。
他艰难地把所有不着边际的念头扔出大脑。

[告诉他。]

金圣圭侧头看着南优贤弯着身子收拾茶几上的垃圾,对方低头时俏皮可爱的发旋儿里有一小簇头发挣扎着高高翘起,他情不自禁地开始幻想那几根不听话的发丝在自己掌心下柔顺服帖的模样。

[告诉他你对他的感情。]

喉咙里传来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悉悉簌簌的响动,好像有什么要破茧而出幻化成蝶,他顺从着那份冲动开口。

“我爱你。”

他看见南优贤身形虚晃了一下,复又抬头送他一个轻车熟路炉火纯青的笑容,嘴角近乎标准的动人弧度和熟稔的梨涡甚至会让人产生在办什么见面会的错觉,“嗯,我也爱圭哥呀。”
语罢又垂着脑袋继续摆弄,“哥,爱我就帮忙一起收拾呀,哥你这么…”

不,不是这样的。

他们都是idol,镁光灯下光鲜亮丽人潮拥挤,厚厚彩妆在面孔上糊了一层又一层,有时粉妆玉砌的外表下早已破败泥泞,唯有隐敛着疲惫空洞的虚无内心。

他记得去年二巡时南优贤情绪陷入出道以来的最低谷在舞台上哭得像个茫然若失的无措孩童,安可时自己按照惯例和其他成员们鱼贯而出望着台下无垠的珍珠金海浩瀚澎湃地沸腾跃动,细碎发丝沾染汗滴碎钻般星星点点,一边惦念着后台那个蜷缩着低声啜泣的小小身影,一边面上绚丽笑容依旧比高照艳阳更光辉夺目,没有人知道他心中的一角正大雨滂沱。

笑容很多,眼泪却更多的南优贤。
镜头前虚势聒噪又让人讨厌不起来的南优贤。
私底下安静许多笑起来傻呼呼的南优贤。
倔强不听话让自己无可奈何又心甘情愿去哄劝的南优贤。
和自己吵架时像露出下牙发出低吼拒绝他人靠近的小狗一样的南优贤。
心事重重总是不说,掩盖似的笑声却比任何人都张扬嘹亮的南优贤。
石头剪刀布或是其他游戏赢了像尾巴翘上天的小狗一样的南优贤。
经常厚脸皮地不知道天高地厚地撩拨自己,看苗头不对了又是撒娇又是耍赖吃准自己心软的南优贤。
自己爱得快发疯了却不知道拿他怎么办才好的南优贤。
………

fan们总是予以寄望地写着“infinite oppa们,从今往后只在开满鲜花的道路上走吧!”

然而他深知idol的身份注定了这份柔情心愿只成泡影,也许自己还没有强大到为南优贤挡风遮雨,但是在光明后蛰伏的黑暗里,在芳香里潜藏的荆棘边,他只想让南优贤知道他不是孤身一人上路,苦的、甜的、欢呼雀跃的、难以承受的,他会一直走在他身侧。

所以,他是真的希望南优贤不要在自己面前掩藏真心了。

“…懒呀。”
他没有听完南优贤插科打诨似的对自己告白的回复,胳膊一伸就把眼神躲躲闪闪的对方捞进自己怀里。

“听好了,我爱你。”他直直地望进南优贤眼底。

前段时间参加的综艺里南优贤绑在篮球选手旁晃晃悠悠生无可恋,节目一播早就on top的李成种立刻在七人聊天室里幸灾乐祸地发了好几张南优贤袋鼠脑袋特效的动图。

金圣圭拿着手机不禁笑出了声,他看着南优贤回敬了一堆柠檬砂糖脚演技的图片,完全想象得出那人鼓着包子脸在手机相册拼命搜索黑历史的场景。

要是…是自己那样抱着他鼓掌或举手抢答就好了,金圣圭保存着动图遗憾非常。

此刻南优贤是真的在他怀里了。
对方最近脸上长了点肉,但身上依然精瘦又结实。他环着南优贤的后背小心翼翼地抚上凸出的蝴蝶骨,像是怕惊动了扑扇着薄脆羽翅的蝴蝶。两三厘米的身高差让他轻轻松松地把自己脑袋迷恋似的埋进南优贤颈窝,好像是生来就完全契合互补的两块拼图一样。

南优贤的静默让他有点慌,他渐渐感觉到自己肩膀湿热一片。

“不要哭……”
现在他是真的慌了,他手忙脚乱地用大拇指拭去南优贤脸上不断滚落的泪珠,连前方茶几上唾手可得的抽纸都忘了拿。

“哥给你道歉…你,你不喜欢的话就当哥什么都没说过,什么都没发生…嗯?…”

平日里舌灿莲花的好口才在哭泣的南优贤面前灰飞烟灭,不是没谈过恋爱,以前也讲过什么“表白前送钻戒”之类的不着调儿的胡诌,然而他现在吭哧坑哧地什么也挤不出来,幸运药水也救不了他。

“不是…”南优贤对着垂头丧气得好像拿到病危通知书的他抽抽噎噎地开口,“圭哥,我,我也…我也对你…”

金圣圭看着南优贤鼻头红红得很像圣诞老人的驯鹿,泪痕未干的小脸上又朝他露出笑容,像颗皱巴巴的核桃。

[吻他。]
他已经分不清这是药水的提示还是他自己的想法了。

他深深地吻住南优贤,挑起对方的舌尖又舔弄着那颗让自己疯狂的虎牙,两人口腔中残留的炸鸡的味道,腌萝卜块儿的味道,碳酸饮料的味道一股脑儿劈头盖脸地席卷过来淹没了他,自己没有喝酒,金圣圭却觉得他醉得不轻。

一吻过后他觉得心满意足,他搂着软绵绵靠在自己怀里的南优贤心想,幸运药水这件事就烂在自己肚子里好了。

————————————————
金圣圭有南优贤不知道的事,南优贤也有金圣圭不知道的事。

***

“就算不说话呆在一起也不会觉得尴尬的成员是?”

“成烈。”

金明洙看着李成烈随心所欲地伸展着修长的四肢瘫在自己床上,营养良好茁壮成长的星星正卷着尾巴在对方胸口踏来踏去。

“哎一咕星星你好像一头小黑豹啊…”李成烈龇牙咧嘴,又抬头朝金明洙展示着自己粉嫩的牙龈。

两人,一猫,这样就很好。

二巡前金圣圭和南优贤爆发了巨大争吵,队里一片愁云惨雾,连一向兴致勃勃活泼好动的张东雨都失去了笑容。

“诶咦这两个哥干什么呢…”金明洙安静听着忙内忧心忡忡的碎碎念,“有什么好吵的,圣圭哥看优贤哥的时候眼睛里都快长出手了……”

他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曾经酸酸甜甜的柠檬少年长大了,李成烈也长大了,不再成天大嗓门地嚷嚷,脸上多了份沉静。李浩沅和张东雨更不必多说。

他们都长大了。

idol团体成员间产生不同的感情其实并不多见,大家都心知肚明,但谁也不会去戳破那层窗户纸。

金明洙喜欢金圣圭这个哥哥,也喜欢南优贤这个哥哥。都说眼神不会骗人,明明那两人都眼色百段,却在没有尽头的猜疑犹豫中互相挣扎消磨。

“我要把那个药水给圣圭哥和优贤哥。”

“诶?”
一人一猫回头愣愣地盯着他。

***

“所以说这个药水很灵的啦!哥你一定要试试看嘛!”

金明洙有一个可爱的小毛病,就是情绪激动的时候会大着嗓门挥动双手亲手粉碎自己高贵冷艳的门面形象。此时的南优贤正哭笑不得地看着简直要往自己怀里拱的金明洙,“那个,明洙呀,我不…”

金明洙无视着远处队长向他们身上扫射的冰刀一样的凛冽眼神,又笑嘻嘻地把小瓶子往南优贤手心塞了塞,“反正哥你要用呀!”说完就竖着耳朵迅速溜走。

“你们刚刚干嘛呢?”金圣圭眯起本来就小现在显得更小的眼睛。
“啊,没,没什么…”
“哦。”

啧啧,明明就在意得不得了,还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金明洙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大大的赞。

***

“圭哥你干嘛把名字签我那一页啊?”

签售会上南优贤看着身旁的金圣圭扭头喃喃自语般嘴唇一开一合,喧哗嘈杂中他费力捕捉着对方的回答,“看错了……”

对方眼神游移不停就是不肯看自己,一双白净的耳朵倒是悄悄涨得通红。

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南优贤想起小时候总在家门口见到的猫咪,总是绕着自己双腿亲昵地蹭来蹭去,等真正想摸摸它了,又轻巧跑开,连油光水滑的毛皮都没碰到。
那时年幼的自己跺着脚嘟着腮帮子生闷气,哥哥南宝贤在一旁指着他气鼓鼓的小圆脸捧腹大笑。

他觉得那猫咪和金圣圭像极了。

也可能和狐狸更像,狐狸一样的男人。

坏男人。

问他“你爱我吗”得来的回答永远是那句“我喜欢你”,自己捏着塑料玫瑰笑得欢天喜地叫着“成功!”那份难以下咽的苦涩却只有自己尝得清楚。

去年吵得最厉害的一次他简直控制不住地向他喷射种种怨毒字眼,两人有多熟悉就戳得有多痛,金圣圭被他气得嘴唇发白,末了仍拽着兀自怄气的自己出去喝酒,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开解。

那晚两人都有些醉了,回来的时候金圣圭架着像得了软骨病一样的他骂骂咧咧,帮自己洗漱什么的倒是一样不落。躺在床上他感觉到炙热粗重的气息喷洒在额头,面上还是一副不省人事的烂醉样子,被子底下的双手却颤抖着揪紧床单。

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不论是亲吻,或者是他不愿承认却暗自期待的别的什么,都没有。

第二天金圣圭还是好端端的云淡风轻谈笑风生,靠着李成烈,撩着李成种,又和李浩沅斗斗嘴。

这算什么。
圭哥你到底把我当作什么呢。

这次回归也是,金圣圭贴李浩沅紧紧得像是一双连体婴,电台上又亲密地表示常去对方家里喝酒,音银安可舞台上自己的视线在他身上流连忘返,金圣圭却只是被李浩沅逗得大笑,他心里不禁千疮百孔地刺痛。

以前常看的综艺里曾有这么一个环节,七个主持人手伸进盖着黑布的箱子,看不见的未知恐惧无限放大,哪怕箱子里只有意大利面或是洗碗手套都显得格外惊悚。

可能感情也是这样的,南优贤心想,你手不伸进去你怎么知道下面的是什么呢。

然而他不敢,镜头前仰着下巴露着犬齿的虚势终究是一个纸糊的壳子一戳就破。都说他眼色飞快,在那人面前他却什么操纵推拉的各色技巧都用不上,只是笨拙地想要献上近乎赤裸裸的真情实意。

但他又多么害怕黑布一掀就是金圣圭冷冰冰的脸,八字眉紧蹙,狭长的眼梢斜斜着吊起,薄唇吐出无情的冰冷字眼,“南优贤,你想什么呢?”或是“南优贤,不要胡闹了。”

他把深藏自己心底见不得光的感情锁进抽屉深处,没事了就拿出来掂一掂,摸一摸。

没关系的,他安慰自己,反正自己的心意也没有保质期,永远不会过期不是么。

***

“喂,那个,优贤呐,一起吃饭吧……”

接到金圣圭电话的时候南优贤在床上睡得正香,虽然不明白对方为何想和自己共进晚餐,但他还是没出息地为此雀跃。

试试看吧,这是个机会。

他喝下药水,又脱下自己身上还没换洗过的睡衣,刚系上衬衫扣子门铃就响了,对上金圣圭上下打量的目光时觉得自己真是蠢到家了。

[说吧。]

屏幕里主持人嘴巴张成夸张的o形开开合合,在他眼里却像是无声无息的闹剧,他克制着自己不去在意身边人,又挤出酒窝和笑纹好像综艺节目逗得自己开怀,事实上他什么也看不进去。

[告诉他。]

“我爱你。”

听到金圣圭突如其来的表白时他不是不喜悦的,然而那份狂喜仅仅维持了一秒都不到,他提醒自己对方可能只是一时的心血来潮亦或是某种常做的无谓调笑,于是又抬头递上一个稀松平常的娇憨微笑,“嗯,我也爱圭哥呀。”顿了顿又撒娇似的埋怨,“哥,爱我就帮忙一起收拾呀,哥你这么…”

solo时期他上过一个外文电台,“也许我小时候是得了需要别人关心的病。”桌子对面穿着格子衬衫的女主持人笑得前仰后合,他却愣愣的完全不懂笑点在哪里。

其实自己就是得了需要他关心的病吧,病得过分了就演变成无止尽的贪婪和私心,一句话一个眼神都会让他渴求着更多,心里的空洞只有那人才能填补。

[告诉他你对他的感情。]

药水简直在和他自己天人交战了,他想顺从那份冲动开口,又担心自己自作多情痴梦一场。

“听好了,我爱你。”

金圣圭突然把他拉进怀里,他看着对方眼里深不见底的真挚和怜惜不知怎么就想到了曾经在书中看过的句子,“他了解你恰恰到你本人希望被了解的程度,相信你如同你乐于相信你自己那样。”

欢笑闹腾背后的辗转反侧,虚张声势后面的颓唐沮丧,他都知道的。
而他知道他都知道。

“不要哭…哥给你道歉,你要是不喜欢的话…”

他觉得自己丢脸极了,但又无法不这么丢脸。“不是,圭哥,我,我也对你…”

金圣圭吻住自己的时候他快窒息了,对方轻轻捧着他的脸庞像是捧着什么易碎的无价之宝,幸福浪潮一般铺天盖地地将他卷入。

***

如果余生是你,那么我希望余生快点开始,金圣圭搂着南优贤,他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了。

据说人一生会遇到约2920万人,两个人相爱的概率是0.000049。南优贤想,他和金圣圭认识了这么多年,从一开始的互不顺眼到今天的倾心相爱步步走来,他们不可谓不幸运。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