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helPeachT

杂食 胃口奇佳 脑洞飞出宇宙奈何手速跟不上节奏

Ribbon【鲑鱼】(短篇完结)



当我把那根风中肆意作乱的纸条从眼前拿开时,那个傻瓜正用手指着我在笑。

身子摇摇摆摆前仰后合的,尖尖的鼻头顽劣地翘着,脸上弹跳出一个又一个争先恐后的梨涡--像噼里啪啦滚了一地的圆溜溜的豆子,像淅淅沥沥春雨里一圈一圈荡漾开来的水波,像……

不能再看了。
也许我控制不住自己轰鸣到猖狂的心跳,但是我可以控制自己的的余光。

我和他并肩走下展示台,迈步前行时肩膀几乎都会不自觉地撞在一起摩挲着遗留在西服上的纸屑。其实我有点想牵他的手,不过在这个场合这种亲密动作无疑是不合时宜的。

“今晚要不要来我家?”

周遭围观人群的尖叫和欢呼仍蔓延着高亢余韵,相机大炮此起彼伏的闪光灯织成一片雪亮闪电,谁也听不见我提出的邀约。

除了他。

他抿着丰润的下唇默不作声,我几乎能听到他脑子里高速运转的声音--像是大雨幢幢,暝色郁郁下滔滔骇浪磅礴作响。

正如我此刻的心脏。

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我真的不喜欢万事脱离我掌控的感觉。倘若非要对此具象化到某一点,那就是南优贤了。镜头前活蹦乱跳甚至让人疑心精力过剩的小狗狗在离开镜头后连头上支楞的那双耳朵都是隐形的,至于欢腾摆动的尾巴,那也不是想见就能见的。

约好去看coldplay演唱会的那天他不出意外地再次迟到,坐在驾驶座的我看他大老远地匆匆奔来,碎金似的阳光在他飞扬的蓬松发丝间穿行跳跃,车门拉开的瞬间我瞥见他额角的一滴汗洇着那颗痣缓缓坠下,颤颤巍巍掉落在自己心头噗通一响。

“圭哥你渴了吧?”他的眼睛弯起诱人的弧度,嘴角那抹讪媚讨好的小伎俩我却心甘情愿地很是受用,“唉一古看我多了解哥呀!Zang~”他一边发出各种稀奇古怪的幼稚声音一边掏出藏在背后的饮料,“就知道你渴了呀!你喜欢的!”

“…嗯。”
因为是你买的饮料,所以我才会感到口渴呀,傻瓜。

“好吧。”踏上保姆车之前他低声应允,我胸膛里的那个世界终于风平浪静碧空如洗。

***

暮霭沉沉,他踏上客厅的地毯时我甚至都没有开灯。

“我把生日礼物带来了。”。

“呀,这size……又大了啊。”

“哎哟……”他嬉皮笑脸地不以为然,又像个耍赖的孩子似的把我往沙发上推,“反正你喜欢的嘛,对不对。”

“真是金别扭。”他骑在我身上把我苦大仇深的八字眉轻轻抚平,又凑过来衔着我嘴唇亲了一口。

他在点火。

我猛地直起身子想要按住眼前调皮鬼的后脑勺图谋篡取他口腔的所有空气,他却“咯咯”地笑着挣脱开了,好像一尾滑不溜秋的鱼,而我是那个笨手笨脚还被甩了一头一脸水珠的捕鱼人。

“金别扭……”他又笑眯眯地贴过来腻着我的脖颈,一副似乎要对碰了钉子的我有所补偿的模样,“你知道那时候我为什么不跟你回家吗?”

是啦我是金别扭,是那个几瓶饮料就能哄好的金别扭,也是那个放任他觉得特别好搞定的金别扭。

“因为……”他声音渐渐低下去,几乎变成耳鬓厮磨间的亲昵呓语,“你那时候伤还没好嘛,我怕你……”

“你哥看上去是那种精虫上脑的色胚吗?”我捏着他最近消瘦下去的腰,又咬上他耳朵,心满意足地品味口中开始沸腾的温度。

我不知道爱丽丝跟随那位兔子先生跳进兔子洞的时候在想什么,不过图片上的白兔看上去跑得很急切的样子,衣袂飘飘,胸前的绸带都在空中飞舞。

至于我呢,追逐有时亦无用,就静静等着那根带子飘回我身边就好了。

“你说呢?”

外面经过的一盏盏车灯透进落地窗,他半张脸隐匿在断断续续的黑暗里,一双眸子泛起粼粼的光。

“那好吧金别扭,”他扯开我的衬衫在我赤裸的胸膛上咬了一口,又用指尖细细描摹着那个痕迹,探头探脑的虎牙看上去粗粝莽撞,两只蜷着的手又圆又小,像是小狗爪下的肉垫让人心软得不知所措。

是我的小狼狗啊。

“提前祝你……生日快乐啦。”



——————————

迟到一天的生贺🌚

这篇好像写得有点……隐晦(?)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