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chelPeachT

杂食 胃口奇佳 脑洞飞出宇宙奈何手速跟不上节奏

似花还似非花【鲑鱼】(短篇完结)


这也太凄凉了。

此刻的南优贤正撅着屁股蹲得毫不风雅,黏湿冰凉的泥潭活像个恶劣至极的大力水鬼,孜孜不倦地拽着他脏兮兮的裤脚奋力往地心引力的核心拖拽。
天是死气沉沉的铅灰色,重峦叠嶂的云朵层层堆砌,根本挤不出一条羊肠小道让太阳稍稍露个面。海鸥们在辛苦劳作的自己身边拍打着翅膀盘旋,遑论它们的叫声有多高亢激昂,他的心情始终无法明朗。

“明明说好和我一起来的……”

他捻着筷子又把腮帮子撑满了一点,继续面对镜头嘟嘟囔囔地小声抱怨,“如果没说这种话,也不会这么讨厌……”

他耳朵机敏地捕捉到女pd和staff们的窃窃私语声,间或混杂着些刻意压抑的低笑声,“啊,可爱啊……”

是呢,自己一向是清楚怎么表现可爱的,微微嘟起的下唇是那种想抱在怀里反复揉搓的讨人喜欢,甜甜的梨涡和弯弯的笑眼弧度简直让人醉得心驰神往。

“可爱可爱可爱……”当时对方向扎着苹果头伸手拿镜子前瞻后顾的自己忙不迭安慰道,“你做什么都很可爱。”

短短一瞬纷纷扰扰的前尘往事从眼前冒着袅袅白气的锅前轰隆隆地滚过,无数个金圣圭从各种或清晰或模糊的记忆片段里眯着小得不能再小的眼睛对他投射独独逡巡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辅以恒古不变的温溺微笑。

哼。

这样想着,伴着咕咕哝哝的狼吞虎咽,他嗓音里愈发洇出几分委屈,“真的,圣圭哥很讨厌啦……”

***

“诶咦又不是什么gagman还去挖蛤蜊这种……”

金明洙忙着拍戏,不想让忙内也对自己操心,李成烈幸灾乐祸的嘲笑和张东雨的一连串哈哈他又懒得听,李浩沅始终是这类倾诉电话的不二选择。

“……所以呢?”那头除了迟来的午餐咀嚼声以外沉默良久,李浩沅无疑是了解自己的,挖个蛤蜊而已又不至于哭天抢地,静待下文才是关键。

“圭哥不接我电话……”他添油加醋绘声绘色细数了一顿眯眯眼队长在直播里让自己尴尬的“滔天大罪”,“明明说好……”

“啊~”不难想象李浩沅在电话那端的模样,肯定是浓眉微蹙嘴巴圆张,一副竟然如此又似恍然大悟的夸张表情,“哎呀圣圭哥嘛……”

“他要是不来,你去不就好啦?”李浩沅一改往日一脸正经坑蒙拐骗的瞎胡诌,十分难得地给他指了条明路。

***
其实大集会上金圣圭的满嘴跑火车自己也未曾当真,但要说一丁点儿期待也没有过,那就是在自欺欺人。

不管怎样金圣圭都失约了嘛,他边摁着大门密码边在心底闹起了脾气,客厅里光可鉴人的地砖被他踏得咚咚作响,来势汹汹兴师问罪的派头倒是做得很足。

和几小时前受苦受累的狼狈地方截然不同,今天的首尔倒是难得一见的好天气。落地窗两边的素色窗帘正如房间主人的奔放睡姿一般随意大敞着,泼金似的阳光轰轰烈烈地兜头而下,他蹑手蹑脚挪向前去,几乎要疑心金圣圭的双颊被热情到过分的太阳洗刷得将近透明。

哼,还睡得挺香。

自己耳边那塑料工装裤走起路来的呱唧呱唧声还回响得荡气回肠,真不公平。

南优贤弓起背,像捕猎的小兽般猛地弹跳到金圣圭身边。床铺过于松软以至于他不得不在塌陷的一角笨手笨脚地挣扎几下,不过这不是问题,他向金圣圭的鼻孔伸出右手————

“啊!”前一秒还在熟睡的狐狸脸拽住他手腕一拉,南优贤登时跌落在他颈窝。

“你装睡!”他急赤白脸地直起身子。

“没有,我之前是睡着了,”金圣圭嘴边的笑意纹丝不动,“你进来的时候脚步响得像只觅食的恐龙,我就醒了。”

南优贤觉得自己的耳根又烫了一些,他心想肯定是被这大太阳暴晒的缘故,“你…你没有来,也不接我电话……”

金圣圭不置可否,只是静静盯着他瞧了许久,两只眼珠在阳光映照下亮得招摇。他便渐渐在那相对无言里丢盔弃甲。

“优贤呐……”
金圣圭突然把他搂在怀里,这是个极其暧昧的姿势,几乎能与年代久远的综艺里脸贴脸哄他起床媲美。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拱了拱,觉得实在是亲昵得太过分了,然而对方身上的熟悉香味又让他抽了抽鼻子。

“回来的路上我看到樱花了,是早樱呢……”他脸紧贴着金圣圭的胸膛,听着自己狂放的心跳逐渐变得和对方步调一致。

“是吗……”还是一如既往的懒洋洋的回答,拖腔拖调的。

“哥,你先停一下。”
他在经纪人的一头雾水中摇下车窗探出头去,路边一棵樱花树兀自孤零零地绽放在漫无边际的一片灰,团团花瓣看着有些泛白,近看了又能瞧出些淡粉,勃发着某种伶仃的生机。

“什么呀这花,”经纪人笑着打方向盘,“看着怪忧伤的。”

十几岁的夜晚他第一次在窄小的床铺蜷缩着翻来覆去,万籁俱寂中他听到自己全身的骨骼血肉里有什么东西在纷纷抻长爆裂,几乎要顶出个尖刺来将自己撕得血肉模糊,最终他咬着被角沉沉睡去。

“这是生长痛,你要长个子啦。”早餐桌上南宝贤笑眯眯地摸他头,父母对他投来欣慰的笑容,当时的包子脸少年闻言露出颗喜孜孜的虎牙来。

大概现在也是的。

他张着双臂又把金圣圭搂紧了一些,他再次听见枝枝节节在自己的心脏破土而出,以心血为饵食抽条向上枝繁叶茂,最终开出稠密的丛丛花朵来。

是这样吗。

他闭上眼睛往金圣圭毛渣渣的下巴上蹭了蹭。

是这样吧。



评论(4)

热度(9)